•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本站在此提供摸宝天师第十章阅读,徐凌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这是一部由作者谒始著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徐凌之间的故事,情节精彩不容错过!美玉映人心,金银照权臣。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徐凌想赌一次,赌一次人生。赌涨了,他会潇洒一生,怀抱绝色佳人。赌垮了,他会沉沦一世,生死不由己定。

摸宝天师精彩章节

琛宁市,国内第二大赌石城市,拥有十几个有名的赌石市场。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句俗语流传在大街小巷。

有人赌石一步登天,有人赌石家破人亡。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即便深知风险,仍然有无数人趋之若鹜。

徐凌生于琛宁市,由于父亲对赌石很有研究,他从小就被各种赌石文化熏陶。

记得小时候,舅舅被徐凌的父亲带入赌石行业,结果赔的倾家荡产,从高楼一跃而下。

舅妈哭着找上门来,她歇斯底里的怒骂父亲,将一切过错推在父亲身上。

“所有行业都有一定风险,更何况是赌石呢?”

徐凌父亲感到很愧疚,却又无能为力,最后拿出一大笔钱安抚舅妈。

当时的徐凌躲在角落观望,他感到很害怕,甚至对赌石产生了心理阴影。

九岁那年,徐凌本在学校上课,老师突然告诉他父亲被人送进了医院。

赶到医院后,徐凌目睹了父亲的惨状,时至今日仍然是他心头的噩梦。

父亲被人挖去双眼,打断右腿,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他黑洞洞的眼中流下血水,口中不停呢喃着一句话。

“能看得透石头,却看不透人心啊...”

如今过去十年,徐凌还是无法理解父亲这句话的意思。

从那以后,家中的积蓄流失大半,父亲退出赌石行业,变得一蹶不振。

他双目失明,还瘸了一条腿,只能躺在家里,全靠母亲一个人工作撑起家庭。

近两年,母亲得了重病,一个家彻底垮了下来。

剩下的积蓄大部分用来治疗母亲,连徐凌的学费都成了问题。

由于发生了舅舅的事,亲戚对徐凌一家敬而远之,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

家里没有经济来源,几乎步入了绝境。

“阿凌啊,妈这病还是别治了,不能耽误你学习。”

徐凌想起了在医院中母亲虚弱的脸庞,眼眶情不自禁的红了。

说头来,都是一个钱字。

在某些权贵子弟眼里的零花钱,在徐凌这里就是母亲的一条命。

他想尽一切办法挣钱,却只是一些毛毛雨。

在琛宁市想要一夜暴富,或许只有赌石一条路。

许多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放在以前,徐凌甚至没有接触赌石的勇气。

家里出事之后,父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劝诫徐凌不要跟他一样接触赌石。

“赌石赌石,说得就是一个赌字。”

“赌不好,就是一条人命。”

徐凌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小时候从不打听有关赌石的话题。

可是今天,徐凌突然改变了想法。

他怀揣着打工挣来的三千块钱,站在赌石市场的入口。

“十万,十万块钱。”

徐凌从小被赌石文化熏陶,虽然没有真正接触过,但对赌石略懂一二。

他要赌一次,凑够给母亲的手术费。

赌赢了,母亲有可能手术成功出院。

赌垮了,母亲只能躺在病床上等死。

徐凌身上钱不多,进入赌石市场后,只能在一些地摊上挑选便宜的原石。

他蹲在地摊旁边,用手电筒照在原石上,透过光线打量原石内部。

赌石不仅是靠运气,还讲究很多技巧。

首先是看场口,有一句话说“不识场口,不玩赌石”,眼前地摊上的料子大部分都出自于小场口,而且还是被人再三筛选下来的垃圾。

其次是看料子的外部特征,总结来讲就是“色、透、匀、形、质、照、价”七个字,非常考验人的眼力和经验。

徐凌只是略懂一些基本常识,从未亲身经历过赌石。

挑选料子不会花费太多体力,可光是心理压力,就让他紧张的直冒冷汗。

“兄弟,你会赌石吗?”

就在此时,徐凌忽然被了拍了拍肩膀。

他回头一看,是一名穿着时尚的青年。

青年脸上带着些许惊讶,徐凌跟他年纪差不多,挑料子的模样却十分专业。

徐凌点了点头,回答道:“略懂一二。”

“厉害了。我啥也不懂,想着过来玩玩,没想到半天就交了几十万学费。”

青年看似十分懊悔,话里行间却没把几十万当回事。

徐凌心头微颤,要是他有几十万给母亲治病,绝对不会不顾父亲和舅舅的惨痛教训来赌石。

青年看向地摊上的料子,笑着说道: “要不然,你给我挑一块料子?”

徐凌神情一怔,他也只是懂一些基本常识,对赌石没有太大自信。

“你尽管替我挑,我只赌个乐子,输了也没事。”

青年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他来赌石只是想玩,对钱不是特别在意。

徐凌经过一番思考,决定同意青年的请求,反正他不会替青年出购买料子的钱。

琢磨大半天后,徐凌挑了两块料子,摊主要价每块两千。

说实话,有些高了。

以两块料子的场口和皮壳判断,顶多值个七八百块。

谁知青年二话不说就掏出现金付钱,徐凌见状不知是虚荣心作祟,还是形势所迫,跟着也付了两千块。

摊主心里乐开了花,果然是两个来送钱的傻子。

挑完料子,两人就去找切割师傅开石。

徐凌眼睛紧盯着切割机上的料子,心脏砰砰直跳,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

两千块钱,徐凌要在餐厅当大半个月服务员。

此时此刻,他大半个月的努力换成一块石头,放在了切割机上。

“看起来是块普通石头,要不要整个切开?”

切割师傅的话犹如一桶冷水,浇在了徐凌的身上。

“小伙子,赌垮了。”

两块石头对半切开后,果真是两块普通石头。

青年轻声一叹,遗憾的摇了摇头。

徐凌则是如坠冰窟,死死盯着手上的石头。

他大半个月的努力付诸东水,买来一块路边随处可见的普通石头。

徐凌第一次赌石,垮得如此彻底,他怎能不绝望?

再想到没办法赢够手术费,只能目睹母亲死在病床上,徐凌忽然有种一头撞死在切割机上的冲动。

“兄弟,只是两千块,还不至于拼命吧?”

青年见到徐凌一副寻死的表情,顿时吓了一大跳。

“你又懂什么?”

徐凌心中涌出一股莫大的怒火,狠狠将手上的石头摔在地上。

青年很有钱,他对几十万不上心,过来赌石也只是娱乐。

而徐凌努力打工才挣了三千块钱,带着凑够母亲手术费的想法过来,结果却输得一塌糊涂。

两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自然不能互相理解。

切割师傅神色如常,他从事切割原石一行,见多了像徐凌这种人。

砸碎的石头四分五裂,其中一块碎片好巧不巧划过徐凌的右眼。

“啊!”

徐凌痛呼一声,捂着眼睛蹲下身来。

青年神色冷漠不说话,像是没看见徐凌的眼睛受伤。

莫名其妙被人迁怒,想必没人会感到高兴。

过了一会儿,徐凌突然发现疼痛消失,眼睛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

他尝试着睁开眼睛,发现世界竟然变成了黑白色。

“怎么回事?”

徐凌震撼到无以复加,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色盲?

被石头碎片划过眼睛,有可能成为瞎子,可绝不至于瞬间变成色盲。

“什么情况?”

青年和切割师傅同样惊讶,他们发现徐凌的眼睛竟没有半点伤痕。

徐凌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转身就跑了出去。

青年思量稍许,咬牙也跟了上去。

从先前徐凌过于激动的表现来看,他是真的有可能会寻死。

青年对徐凌感到不理解,可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

徐凌冲出去后,迅速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世界呈现一片黑白色。

“怎么会这样?”

他神情变得焦急,无法接受自己突然成为了色盲。

正当徐凌看向贩卖料子的摊位时,他却见到了不一样的颜色。

摊位上的原石萦绕着青色雾气,有的很浓,有的很淡,还有些压根看不到雾气。

徐凌顿时瞳孔剧缩,整个人愣在原地。

“难、难道?”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儿时一些关于父亲的记忆。

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只是偶尔玩一玩赌石,基本上是十赌九垮,十敲九甩。

有一次,父亲突然分不清颜色,如同变成了色盲。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