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皮阳喜白小鲤小说皮阳喜白小鲤全文在哪里能够完整版阅读?《皮阳喜白小鲤》作者“药师”《皮阳喜白小鲤》是一本现在正在热推的小说,欢迎大家阅读。我爷爷叫皮麻子,是黄河边上有名的镇河人,人称“黄河龙王”。但是在我九岁那年,爷爷连同我唯一的哥哥却消失在了沧黄河水之中,生死未卜。

皮阳喜白小鲤精彩章节

还没进皮三傻家的家门,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哭声,皮三傻死了。此时一个十三岁模样的小女孩正抱着皮三傻的尸体,哭的成了一个泪人。我紧紧的盯着躺在草席上的那具尸首,皮三傻不像是刚死的样子,反而像是死了十几年了。

在皮三傻的尸体身上,我能够看到一一丝丝黑气,恐怕搞不好皮三傻得尸变。

“喜子哥哥,我爹爹他……”皮林儿哭的梨花带雨,看到我走了进来,一张俊俏的脸写满了无助。

我伸出手,擦干了女孩脸上的鼻涕眼泪,说道:“林儿妹妹请节哀,你不要担心,以后就由喜子哥哥来照顾你。”

呜呜!

听完我的话,小女孩哭的更伤心了,一把就抱住了我,扑在我的肩膀上,哭的十分伤心。

因为皮三傻是“致富号”唯一活下来的人,他死后很多“致富号”上船员的家属都来帮忙处理后事,想要热热闹闹的给皮三傻办一场丧事,这其中也寄托了他们对致富号上家人的感情,算是给“致富号”上的家人也一起告个别吧。

这就导致我明明知道皮三傻可能会尸变,但是却做不了什么,我只能是找了两味名为“茯神”的中药放在皮三傻的手中,因为镇河大典上说过,这种中药阳用可以安神,阴用可以克制尸变。

我们这里的习俗,人死之后都要在家停灵三天,而且在出殡前要用黄河水给死者洗上最后一个澡。也就是在大伙给皮三傻洗澡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心口有一个诡异的符咒,镇河大典上有过这个符咒,百虫咒,可保人死而不僵!

而那运笔的手法我再熟悉不过了,正是爷爷的手笔。哪怕是学了十几年镇河大典的我,用这符文,也只能保证尸首三天不僵。而爷爷足足用百虫咒给皮三傻续上了十年的阴命,可见爷爷的功底之深。

皮三傻出殡那天,是要揭开棺材盖子看一眼的,也就是那时,我看到皮三傻的棺材里面有浓浓的黑气,整个屋子都充斥着一阵腥臭的黄河泥土味道,这是尸变前的征兆。恐怕我先前放的那两颗中药,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为了保护村子里的安危,我用爷爷曾经用过的葫芦,取了一瓢黄河水,一路护送着出殡队伍离开。

到了村子口,让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前面迎面驶来了十几辆豪车,他们见到送葬队伍,非但没有避讳让路,反而在送葬队伍前面停了下来,堵住了送葬队伍的道路,送葬队伍不得已只能停了下来。

一些脾气不好的村民,已经开始冲着前面的车队骂了起来,但是车队里面走下来了几十号穿着西装的彪形大汉,瞪着我们这边,我们也就没人敢说话了。

“白先生,老夫早就说过了吧,那个叫皮阳喜的小子命数已尽,白小鲤小姐的婚事你太多虑了!”最后从车上走下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袍,干瘦干瘦的老人。老人看见我们的送葬队伍,脸上竟然还露出了几分笑意。

在老人的身边则站着一个身穿西装魁梧的中年男子,中年老子看到送葬队伍后,像是长长松了口气,说道:“陈叶天师傅不愧是渡河市第一风水师,卦象真准,白某实在是佩服。只是可惜了那皮家小子,年纪轻轻就没了,终究是和我家小鲤有缘无分啊。”

那个叫陈叶天的风水师一下车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阵熟悉的泥土气息,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这味道。

直到听完两人的对话,我才想了起来,陈叶天身上的那股味道,和我昨晚在黄河渡口遇到的那具女尸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原来是这个叫陈叶天的风水师想要害我!

看他现在一脸得意的样子,应该是笃定我已经遇害了,把棺材里的皮三傻当成了我。

只是我和这风水师无冤无仇,我实在不能理解,这号称渡河市的第一风水师为什么要害我?

好在陈叶天没有让我疑惑太久,只听陈叶天继续说道:“白染河先生,现在皮阳喜已经死了,也不算你毁了黄河龙王的约,你也不用再担心毁约带来的后果了。”

“是啊,这下我放心了,那可是黄河龙王啊!”白染河说着转头朝黄河的方向望去,沉默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十几年前,黄河龙王一两句话点拨,就能够让我从黄河边上的一个渔民变成现在的渡河首富,要是我毁婚约的话,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从白染河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来看,其实他并不想履行婚约。

看他们两人得意的表情,我觉得有些恶心,我皮阳喜这二十年本本分分的做人,竟然有人盼望着我死,不知等下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