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她从墓中来》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平安陈十一,文中的剧情故事十分精彩,作者雪梦文笔极佳,情节跌宕起伏,令人十分揪心,强烈推荐。师傅带我去后山挖坟,捡到了一个死去的女人,后来这个女人占了阳气,自己站了起来……

精彩章节

“怕什么,没桌子的,快干活吧,早点结束早上回家休息。都是一路货色你管他那么多。”

我无奈的揉了揉屁股,便朝屋里走去。陈东财的尸体就放在屋子中央,四周围着香烛,我一看,顿时间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师傅有些懵,看着我问道:“你笑什么?”

“师傅你看,这摆个香烛还弄的像约会一样,哪个蠢蛋像出来的啊。”

“老子想出来的,憋着,再笑我把你也埋了。”

看着师傅那不好意思的样子,我还是有点忍不住。

到了正午十二点,尸体也被装进了棺材里。这个时差的太阳最热,也就是阳气最足的时候,尸体在这个点下葬,也是为了防止尸变。

我手里拿着五雷旗,抱着陈东财的遗像走在前边,师傅说他是个孤家寡人,无儿无女,这村里又没有无子无孙下葬的案例。再村里人的意见下,我成功做了他的孙子。

正午一点,师傅开始诵经,随后就大喊了一声出棺。刹那间,锣鼓喧天,哭声一片。

村里人为了省下请哭丧队的钱,自己披麻戴孝为陈东财哭丧。

村里通往陈家墓冢的小道上,纸钱也漫天飞舞,唢呐声响彻着整个村子。连我这孙子听到身后的哀嚎声也不仅擦了擦眼泪。

出棺之前师傅就让人挖好了墓穴,到达地点后棺材被放在了两条高凳上。后边的哭丧队也是很配合,一瞬间就通通戛然而止。

我将遗像和五雷旗丢到了坑里,随后就走到一旁开始忙活摆神坛。

“好了,今天是陈氏东财出殡之日,我们很惋惜他的离开,但生老病死乃是世界的定数,大家也不用太伤心。抬棺者整理衣棺,准备入土,其他人但凡年龄是二十八,三十六,四十二的转身回避,避免惹祸上身。整理完毕,准备下棺。”

八个抬棺匠开始抬起棺材往坑上走,一个年轻的小伙赶忙跳了下去,在四个角方便压了一个铜钱。

棺材被慢慢放了下去,一阵阵哭嚎声开始响起,村子哽咽着抛撒着纸钱。师傅转头看着我说道:“平安,快去取圣水。”

我点了点头,拿过地上的瓶子就跑进了一旁的树林。刚拉开拉链对着瓶子就尿了出来,为了这些圣水,我可是憋了一天了。

刚一抬头,我就看到陈东财站在山腰上。瞬间我就打了一激灵,咽了咽口水尿都被吓了回去。

我颤抖的拿着瓶子走到师傅面前,师傅他看了看我就拍了我一巴掌。

“抖什么,撒了都。”

“师……师傅,我看到他了,就在山上。”

师傅一听,不屑的笑了笑接过尿说道:“现在啊,才刚刚开始呢,你自己做的龌龊事也算没个头了。”

本以为他会帮我,可哪知道师傅直接把尿倒进了坑里就指挥抬棺匠下棺。我心里害怕,咽了咽口水抬头看了看,没想到那陈东财还对我笑了笑挥了挥手。

顿时间我就觉得全身发凉,赶忙跑到村长旁边蹲了下来。

村长有些不懂,拍了拍我的后背说:“平安,你怎么了?是不是冷啊?”

“我……我没事,就是……刚才眼睛进沙子了。”

棺材被放了下去,众人也开始退了下去,一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就开始拿着铲子填土。

师傅笑了笑,就招呼着大家开始烧东西。一个大铁桶被抬了上来,什么纸扎马,纸扎车,别墅,金山银山,全部被踩扁丢了进去。

我咽了咽口水,拿着打火机走了过去,这刚一打燃打火机,铁桶里就砰的一下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师傅赶忙拉住往山下跑的我,无奈的说:“是我烧的,等你烧啊人都走没了。他是鬼你是人,人怕鬼三分鬼敬人七分,你怕他干嘛。还不去做事,再敢偷懒小心我削你。”

我一听,生气的看着他,随后就脱下了身上的孝服和帽子丢进了铁桶里。

填好了土,坟头也算有个模样,我跪在坟前,师傅就开始一边念叨一边朝我撒糯米。这一撒就是半个小时,弄的我膝盖疼。

我们帮忙出殡,是收钱的,村长笑了笑,拿着一个红包塞给了师傅。而我呢村长就给了我一个硬币,这也是走个过程,意思意思。

可我刚想把硬币放兜里,师傅就上前拿了过去。

“你现在还年轻,这钱我先替你保管,等什么时候你结婚了我再还给你。”

“嚯,师傅,我每次也就这么一个硬币你还要没收啊?”

“什么没收,别瞎说,这是替你保管,再说了,你吃的用的穿的哪样不是我的。我这三年才换一套衣服,你一年一套还不知足啊。”

“放屁,我这穿的还都是你不要的,说的这么惊天动地,说白了就是贪污我的工钱。”

“反正我已经收了,随你怎么说吧,今天我很没面子,把这里收拾好了才能去吃饭啊。”

我叹了口气,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好不容易忙活换来的工钱,虽然也干不了啥但我一大男人身上不踹两钱出去都没面子。

“喂,我好歹也给你做了这么久孙子你也应该好好报答我啊,把东西收好啊,不收好不给钱的啊。”

我生气的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看了一眼山腰上的陈东财就下了山。这师傅刚走我就到怎么可能说的过去,看着时间还早,我也就跑到一旁的树林里睡了一会。

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五点多,我转眼看了看山下,翠烟渺渺,也到点吃饭了。

我爬起身,伸了个懒腰便回了墓冢。这刚到地一看,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收好了,我当时就是随口说说,哪知道他真会帮忙啊。我害怕的笑了笑,从袋子里拿出一叠纸钱点燃就扔在了坟头前,随即拎起东西就往回跑。

刚跑到陈东财家,师傅就一把把我拉了回去,他叹了口气,照着屁股就踹了我一脚。

“慌里慌张成何体统,这是丧事不是喜事,你越跑鬼越容易找到你。东西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师傅,你说那陈东财的鬼魂会不会一直跟着我啊?”

“只要你不找他他当然不会来找你。”

“那找了会怎样?”

“找他了他肯定得找你啊,人和鬼是不一样的,人情可以慢慢还,但这鬼什么都好就是记仇。看你全身冒虚汗,是不是想打什么歪主意啊?”

我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落下了一块大石头。本来没事的,现在好了,可仔细想想,应该也没事啊,我给他钱了,我们两清了。

师傅叹了口气,就让我进去吃饭,这都大难临头了谁还有空吃这个啊。我咽了咽口水,三毛两脚的吃完了饭就跑回了家。

以前害怕我都喜欢用被子蒙着脑袋,以为被子是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东西。可自从上次打破了锅被师傅从被子里打出来我就再也没躲过被子。

我瘫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师傅回来,可师傅爱喝酒,这村里人都知道。一番等待后,我也开始无聊起来。

一旁的棺材被放在了凳子上,我咽了咽口水,走过去打开了棺盖。那女人的容貌姣好,根本看不出是具尸体,再怎么看都只是觉得像是睡着了一般。

“唉,师傅讨厌我,村里人看不起我,也许就只有你才不会嫌弃我了。上次你裙子的事实在对不起,我也不是有意要冒犯,谁让你长的这么好看。唉,要是你会说话就好了,可惜了。”

我扶着棺材,叹了口气,眼睛却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反正师傅还没回来,我也没见过,这看一眼应该没什么事情。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