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好看的精品小说由小编为大家带来,《权臣宠妃王炸了》为作者鸭圣婆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言情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第一杀手花影,一朝重生竟然成了一有银子就会被雷劈的侯府大小姐苏迷。一时间,京城里风起云涌。谁曾想,却狭路相逢,遇上高手,一场以命做赌的博弈,没想到最后却赔了心。“苏迷,天下是我的,但我是你的。”

精彩章节

血色在斗兽场里蔓延,杀戮四起,却没有野兽,只有一个又一个如狼似虎,比猛兽还要可怕的人,他们的衣服上还赫然的写着一个偌大的“囚”字。

这些都是违法乱纪,恶贯满盈之人。

按理说,他们早该死了,可偏偏有些权贵家的纨绔子弟已经厌倦了普通的兽与兽相争,所以便发明出了这种以人为兽的玩法。

让这些本该死的人自相残杀,争夺那唯一一个可以活下去的名额。

呵,真是血腥又下作的恶趣味。

不过……

这些小纨绔的马可都是好马啊。

苏迷把目光落在了他们拴在一旁的马匹上,唇角立刻就勾起了一抹深长的笑容。

她也是恶人,渡己不渡人。

所以这些人是死是活她不在意。

但这里离入城尚远,她身上又有伤,若真凭这两条腿走回去,恐怕还不等入城就失血过多去见阎王了。

而如今现成的马匹就在眼前,不顺手牵个马,岂不对不起自己?

苏迷的动作极快,想罢,便一闪隐入暗处,再现身时,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拴马处。

可就在她准备伸手去解马缰的时候,树上突然传来了一个空灵缱绻的轻笑。

她大惊,惊的却不是被人发现,而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这里有人。

是这具身子太弱了,还是……遇上真正的高手了?

苏迷心中没有定数,干脆勾唇朝笑声的方向看去:“兄台笑什么,难道你也看上了这匹马?”

她抬起头,却在看清眼前人的霎那愣住了。

好一张倾世惑人又瑰丽到了极致的脸,仿佛超越了性别,叫人雌雄难辨,特别是那一双水墨勾勒出的丹凤眼,轻佻斜睨间分明透着一股桀骜的邪气与野性,宛若欠下了数不尽的风流,踏着万丈红尘而来,却从不为谁晕起涟漪。

长发用一根红缎随意在脑后,歪歪斜斜,就好似下一秒便会不受禁锢的散落下来,惊艳动魄。

一身黑绸绣着金丝红莲的袍子挂在身上更是松垮得很,外袍潦草的滑到了一旁的肩膀下,若隐若现的露出小半段白玉般的锁骨,不过一眼,便足以叫人口干舌燥。

绯红的唇瓣抿起一个极淡的弧度,明明笑得不修边幅,却又莫名给人一种矗立在众生之巅的感觉。

远赴人间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也不外如此。

“好俊的公子。”苏迷稍稍分神,却又很快毫不吝啬赞美之意的轻笑了起来,她抬手拍了拍眼前的马匹:“让给你了,就算是我看了你身子的补偿。”

“呵。”男子又是一笑,这才伸手拉了拉松垮的外袍,将那惹人犯罪的锁骨挡好:“用本座的马当补偿看本座的身子,姑娘这笔买卖做的可够划算?”

他的马?

妈的,她这运气该怎么说,顺手牵马还牵到马主人脸上了?

“原来是公子的马,难怪长得和公子一样俊俏。”苏迷干笑了两下,猛地转身便要运起轻功逃走。

可男子就好似能看穿她的心思,不等她移动,便死死抓住了她的肩膀,声音里依旧含着玩味的笑意,却莫名给人一种窒息的森然感:“姑娘这就要走了?”

他的手也是少见的好看,秀窄修长,骨节分明,仿佛是白玉为骨,冰雪做肤,精雕细琢造出来的。

看似柔荑无力,却偏偏一点也不容苏迷挣脱。

苏迷的眸色微暗,干脆放弃逃走的念头,转身便一脸娇媚的用手指勾住了男子的下巴,将他那张惊绝摄魂的脸拉近几分:“既然公子这么舍不得我,那与我做个交易如何?”

“愿闻其详。”被人这么调、戏,男子也不介意,反倒慵懒一笑,双眸微合,似醉了酒般迷离。

美得连苏迷勾着他的手都不由轻颤了几分,心底暗骂,真是要了命的妖孽。

“其他公子都搂着美人看戏,公子却一个人躲在这里,可见公子对场上的戏码并不感兴趣,又或者说,这种程度的血腥,已经无法让公子有兴奋的感觉了。”苏迷风情万种的说着,指尖便柔弱无骨的划过了男子的胸膛。

这是她杀人时惯用的伎俩。

若有似无的痒才是最诱人的,趁着这些男人最舒服最放松的时候,对准他的胸膛,五指刺入……

说实话,苏迷现在就很想把这男子的心脏掏出来,看看他的心脏是不是也长得和他的人一样俊美。

但很可惜,这男子是个高手。

至少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贸然行动,唯有一死。

想到这,苏迷也只得讪讪的收回手:“可如果这时候有一名受了重伤的弱女子被丢进这群豺狼之中,公子难道就不好奇这弱女子能不能活下去吗?”

“受了重伤的弱女子?”男子的目光幽幽落在苏迷的伤口上,只见她的腹部竟然有一个黑洞洞的血窟窿,伤势极重,还在不断的往外淌着血。

他的眸底快速闪出一抹妖异的光:“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偷马调、戏人,姑娘对弱女子这三个字怕是有什么误解。”

“误解也好,没误解也罢,最重要的是,公子起了兴趣,不是吗?”苏迷深长一笑。

她已经看见了他眼里的光,也就是说,这第一把她赌赢了。

“那里可都是穷凶极恶之人,你就不怕进去以后被活活撕碎,连全尸都不剩?”男子并不否认苏迷刚刚的话。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苏迷懒洋洋的说道,仿佛生死豁达:“不过,我若侥幸胜了,要的可就不止这匹马那么简单了。”

“你想要什么?”男子抿唇。

“我要你亲自送我入城,并请最好的大夫救我,当然,若我侥幸胜了,公子却救不了我,那便是公子无能,而无能之人……”苏迷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喉结,声音里带着千万风情:“不如自刎谢罪,黄泉路上还能给我暖暖炕头,与我做对逍遥鬼鸳鸯。”

“既然你这么馋本座的身子,那本座就给你一个机会。”男子说着,便运起轻功朝那群正看戏的纨绔子弟飘飞而去。

不过眨眼,苏迷便见他轻轻落在了那正中央的乌木大座上,伸手拿起一旁血玉制成的烟杆子深吸一口,然后一脸醉生梦死的吐出,血玉猩红森然,烟雾缭绕迷离,可苏迷却还是透过这一切看到了他眸底若隐若现的光。

她知道,他和她一样,都在期待着接下来的好戏。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