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乐乐神所著小说《何志辉徐燕》最新章节由本站在此提供,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何志辉徐燕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捞尸人有三不捞禁忌,我和我爸因为十万块钱,犯了捞尸人三不捞禁忌,打捞一具女尸的时候,她竟睁开了眼,我从此被她纠缠.......

精彩章节

“我是何奎东,之前给你留电话的那个捞尸人。我现在的位置距离你所在的大桥约有四里地,你要是想找到你女儿,你就按照我的要求做,先到我船附近的岸边。”我爸在电话里对死者的父亲吩咐了一嘴。

“我,我,我这就过去!”死者的父亲在电话里对我爸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能拿到十万,也不少了,起码你娶媳妇的彩礼钱有了,房子的事以后再说。”我爸对我说完这话,就坐下来从兜里掏出一盒廉价香烟抽出一根塞到自己的嘴里面并用打火机点燃。

我爸坐在船上抽着烟的时候,我站在船头打量着江面,同时我心里面想着,这世界多么美好,那女孩有什么想不开的事,非要跳江自杀,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我是没有勇气选择自杀。

望着江面,我突然看到水中有三个黑色的影子在我们的船边游来游去,这黑色的影子看起来特别像人的影子。此时此刻我又想起了我爷爷以前和我说的话,他说人意外死亡于水中,或者在江河湖海里自杀,且不能投胎转世为人,他们的魂魄会在水中游荡,将活人拉下水中淹死,做它的替死鬼,而后自己就可以投胎转世,这些游荡在水中的魂魄被人们称为水鬼。

“爸,爸,爸,水,水,水鬼!”我用手指着水中的三个黑人影,吱吱呜呜地对我爸喊了一声,此时我的脸都吓绿了,双手双脚都在颤抖,跟着我爸捞尸也有五六年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水鬼。

我爸听了我的话,站起身子就向我们船的周围打量了起来,那三个黑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小子怎么大惊小怪,哪有什么水鬼, 是你眼花了吧!”我爸什么都没看见,之前出现在水中的三个黑人影已经消失了。

“爸,我是真看见了!”我咽了一口吐沫对我爸回道,此时我胳膊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头皮也是发麻。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死者的父亲开着车来到了我们对岸江边的地方,并主动地给我父亲打来了电话。死者的父亲赶来没多久那些看热闹的人们也都跟了过来,有骑着自行车电动车和摩托车的,还有开车的。

“现在,你跪在地上,对着江面喊着你女儿的名字,告诉她回家了!”我爸接听了死者父亲的电话,向对方吩咐了一句。

“姜沁渝,回家了......。”死者的父亲按照我父亲所要求,跪在江边,声嘶力竭地对着江面一遍一遍地喊着。

听到死者父亲悲伤地喊着女儿的名字,我这心里面也挺难受的。

死者父亲在喊着自己女儿名字的时候,我和我爸向江面四周望去,寻找着女孩的尸体。

大约过了两分钟,我们船头左侧七八远的地方冒了起了十多个泡,我爸看到水面上冒出了泡,他咧着嘴笑了起来。

我爸划着船向冒泡的水面缓缓地划过去时,我看到一具女性尸体从江底浮了上来。正常尸体漂浮在水面上,要不是脸朝上,要不是背朝上,而这具尸体在水中是直立形态,只有一缕头发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水流的波动,尸体呈现出在水中漫步的样子。我望着这具直立在水中的女尸,后背直冒凉风,头皮再次发麻。

我爸看到浮上来的女孩尸体,他咧着嘴用舌头舔了一下上嘴唇说了一句“这十万块钱是咱们的了”,在我爸看来,这就不是一具女尸而是一堆人民币。

“爸,我爷爷以前说过,尸体直立在水中是一种煞,说明死者身上的怨气重,不肯离去。看到这样的尸体,不能打捞,一定要躲远,否则会霉运缠身,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失去性命,这钱咱们还是别赚了!”我转过身对我爸说这话的时候,都快要哭了,此时我的心里面是无比的害怕。

。你爷爷说的那些话就是封建迷信,只是一具尸体而已,没什么可怕的。我用这杆子把尸体钩过来,你用绳子绑在尸体的手腕上,咱们带着尸体去要钱,这年头钱可比命重要多了,没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爸兴奋第对我说了一句,就拿起船上一根绑着铁钩子的竹竿去钩女孩的尸体。

我和我爸算不上是专业的捞尸人,但有一些规矩还是懂的。我爸小心翼翼地用竹竿上绑的铁钩子勾着死者的衣服,把她钩到了我们船的右边。我爸之所以小心翼翼,是怕弄坏了女孩的尸体,不好跟死者的家人交代。

尸体靠近我们的木船,我能感受到一股阴风向我们父子二人的身上吹了过来,吹得我身上是直起鸡皮疙瘩。

“爸,今天早上一起来,我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要是咱们爷俩捞了这尸体,肯定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这尸体咱们还是别捞了,回家吧!”我转过身又对我爸劝说着。

我爸根本就不听我的话,冲我瞪着两个眼珠子“赶紧用绳子把尸体的手绑上”。

“唉!”我望着我爸无奈地叹了一口粗气,就将手伸进水里去拽女孩的胳膊,用红绳绑在她的手腕上,再把她的尸体拖到岸边交给死者家属。我家用的绑尸体红绳中栓了黑狗毛,这黑狗毛有辟邪的作用。这拴着黑狗毛的红绳,还是我爷爷活着的时候留下来的。

当我的右手伸进水里的那一刻,水底下有一双无形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右手腕,要把我的身子往水里拽,我一个用力就把自己伸进水里的手缩了回来,此时我感到自己的右手腕有一股麻酥酥的胀痛感。

“爸,水里有东西抓着我的手腕,这尸体真不能再捞了,要是再捞,会出事的!”我再一次的对我爸劝说了一句。

“你小子真是没用,你过来帮我拉着尸体,我来绑她。”我爸没好气的对我数落了一嘴。

我无奈地站起身子,就接过我爸手中的竹竿,拉着尸体。

我爸趴在船边伸手去拽女尸胳膊的时候,我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我很担忧他出意外,被奇怪的东西拉进水里。

看来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爸从水里把女尸的胳膊拽上来,就用红绳拴在了尸体的手腕上,绳子的另一头绑在船右侧的桃木桩子上。

“好了!”我爸望着女尸拍了拍手,满意的念叨了一嘴。

看到我爸绑好了女孩尸体的右手腕,我将勾着女尸的杆子收回来放在了船上,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我爸没有启动船尾的柴油发动机螺旋桨,而是用船桨划着船向死者父亲所在的岸边驶去。

“老板,你的女儿找到了!”我爸划着船即将驶入到岸边的时候,他冲着死者的父亲说了一声。

死者的父亲得知我们找到了他女儿的尸体,他再次坐在地上是嚎啕大哭,死者的母亲当场哭晕了过去,现场看热闹的一部分人望着这对可怜的夫妻,也都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看热闹的人见死者的母亲哭晕过去,有不少人掏出手机帮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蓝天救援队的人得知我们捞到了女孩的尸体,他们停止了打捞工作,一同上到了岸上。之前捞上来的那具出租车司机的尸体,已经被殡仪馆的灵车带走了。

“老板,你之前说过,谁要是帮你捞到你的女儿,你就赏十万块钱,你得信守承诺。”我爸将船停在距离岸边十米远的地方,冲着死者的父亲说了一声。

“我身上没现金,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我这就打给你!”死者的父亲抹了一把眼角处的泪水,难过的对我爸说道。

“我身上没带银行卡,我也记不住自己的卡号,这样吧,你拿十万块钱现金过来,我就把你的女儿还给你!”

“可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的现金,要不我给你写个欠条吧,你放心,我这个人说到做到!”

“我也想相信你,可现在的人太不准成了,这样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你现在就去凑钱,钱凑够了,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我爸对着死者的父亲说完这话,就坐在船上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塞到嘴里用打火机点燃。

“你这个人也太不道德了。”

“赚死人的钱,你们俩就不怕遭报应。”

“快把女娃子还给人家吧......。”

岸上看热闹的人声讨我们父子二人,说出的那番话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有一个妇女指着我和我爸,把我们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听到众人们群情激愤地骂着我们,还用手机对我们录像,我背对着岸边的那些人蹲下shen子,向船尾处直立在水中的那具女尸看过去。我爸面对这些人不为之所动,,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的谩骂。用句古语来形容就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在我看来,我爸就是脸皮够厚。

虽然女尸在水中浸泡了不超过十二个小时,但身子已经出现了浮肿现象。女孩上身的衣服还在,下shen的裤子已经不在了,我能看清楚女孩下shen穿着一条黑色蕾丝边的三角内裤,她的鞋子和袜子也都不在了,双脚在水中晃动,双臂也在摆动,就像似在水中走路,看着是特别的诡异。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